月淑萱/狼圣夜双子

高举龙凤大旗。坐等凤飞于天

元歌打排位的现状

作为排位排行榜胜率第十的元歌。每天排位是如何的?


第一关。禁英雄

每次不是敌方禁就是我方禁。


第二关。抢英雄

如果你幸运的双方没有禁元歌。

那么。是我方先选还是对方先选。对方先选。极大的可能会抢。如果幸运的对方没有抢。那么。就请和队友抢吧


第三关。队友

如果你幸运的双方没有禁元歌。幸运的敌方没有抢。

那么。你要看你的队友是不是也想玩。如果你的队友也想玩。那么请注意。如果你抢了。你的队友极有可能会演员。心态崩。故意送人头。如果你不抢他又不会用。那么更委屈


第四关。克制

如果你幸运的双方没有禁元歌。幸运的敌方没有抢。幸运的队友不用。那么你要注意。

这时候对面会选择安琪拉。武则天。司马懿。干将莫邪。百里守约。项羽。关羽。东皇太一等。专门克制你的元歌


第五关。战绩

如果你幸运的双方没有禁元歌。幸运的敌方没有抢。幸运的抢到元歌。幸运的队友不用。幸运的敌方没有专门克制你。

那么。就看队友是不是很。。。。唉。


谁知道我每天排位都在经历一场赌博。一场。我与我家统儿是否能鹊桥相见的赌博

【懿元】杀手梗。代号元歌。本名庞统。所以用元歌


此时的元歌。窗外透过窗户看着房屋内的蓝发男子。他的嘴角若隐若现的勾起淡淡的笑意。可他实际上。却正在上级指派的任务。而这任务要刺杀的目标。便是指名道姓的元歌所喜爱的对象——诸葛亮。

原因很简单。因为感情。感情让曾经悬赏榜第一刺杀从未失败过的他开始不断手软。温柔。开始有了仁慈心。而不断失手。任务失败。这让上级头疼不已。元歌最为杀手界的“终极武器”。对于这种失败。是致命的。

当初元歌曾也如此喜欢过一人。虽没有因此动过仁慈之心。不知被谁却被上级查出。在不知是见的最后一面后。元歌再也找不到他了。唯有那墙壁上的血迹和其上附着的黑影。便知执行着一冷血任务的所为之人——司马懿。当然。他明白这是上级的指令。却也从此开始。对他。恨之入骨了。

这迫使元歌不能同自己去爱的人光明正大的一同待在一起。甚至不能诉说。而只能这样。如此。看着他。看着他…

却没想到仅仅是如此。却不知又是哪个恶人竟然又将这消息上诉给上级。而更没想到的是。这次上级竟要求元歌自己杀掉自己去爱的人。这要他怎么做的出。。。。

而当他被眼前的人摁在地上时整个人都懵了。自己的敏感度到底被这杀手界最忌讳的情感减去了多少。

“司马懿!”但他看清身上这人时。心中被莫名封怒意冲上心头。原本想要抬手操控的傀儡却被一道黑影割断了相连的丝线。看着半空散落而下的丝线。不仅是失去了武器。更是变成了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弱者。而此时身上摁制着自己的人。更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。元歌紧咬牙关却又不敢大声言语。因为他们此时的位置。正在他爱人的窗户边啊……

“小哑巴说话了。真是稀奇…怎么。下不去手啊。”言语间。他的手却开始自顾自的伸入人衣下。元歌怎经受的住这些。没忍住轻声低吟。听闻方才自己叫出的声音连忙咬着下唇。而这短小的声音却已撩的司马懿难受的紧了。

“很好听啊。继续啊…嗯?”手上又故意加了些许力度。揉捏着人的腰间惹的元歌轻颤。想用力挣脱开可怎抵的过人的力气。只能任由着人胡来。

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玩昧的笑意。眸底尽是捕捉到猎物后想要将其玩弄至死的荣誉感。


“小哑巴。知道两次告密的人是谁吗。是我啊…司马懿。”

【龙凤/亮统】古风。神兽。复仇

慢慢写吧。有想法了就更个不停。没了就不写。。


文章的内容之后想写h。嘿嘿嘿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2)

华丽的房屋内。一名忧愁的青年正在百般无聊的用指尖有规律的敲击桌面。微蹙的眉尖越显的其主人心中的不悦。银白的及肩发未尾微卷。一双凤眸此时也是带了几分烦躁的垂眸看着桌面。似在等待什么。一旁仆从熬制带来被放置在一旁的龙角却未被动一口。

清脆的敲门声将那原本陷入沉思的青年拉回现实。原本蹙起的眉头此时也舒展开来。连忙高声吩咐

“进来吧”


一队侍卫。将那身着已有些破败的诸葛亮带入房内。其上还有被血污染红的领口。与这干净整洁的房屋内却有些违和了。但这房内的主人。其脸上没有任何不悦或轻藐。相反却带了几分内疚和怜悯。

诸葛亮偏过头便看到了自己最为熟悉的东西。龙角。不过是早已被切割下来了的龙角。他的内心不由一颤。而蹙眉咬牙。


“你就是诸葛亮了吧。?”

其青年先张口询问了。却见那人没有任何反应。原本无神的双眸。直到对上自己的视线后反而多了另一种意味——仇恨

是啊。毕竟。就是因为眼前之人才让自己的家族被受屠杀。血流成河。还不忘放火将那些证据都烧毁于没。

青年叹了口气。他也不是蠢人。自然也明白其中的原由。也不好再询问只好自己继续说下去


“我是庞统。以后。你就跟着我了。牢房。你就不用去了。”语毕。顿了顿。紧接着吩咐“给他淋浴。换上整洁的衣物。一会儿。让他就过来我这直接跟着我了”

诸葛亮愣住了。他本以为自己不是被杀取其最后的龙角。或者是被玩弄蹂躏。却是这等吩咐。但转念一想。也是。自己的龙角还未长的尽全。如此留名照顾也属于正常。便也不屑轻啧。任之跟着守卫离开。

房间内又只留下庞统一人。又变的一片安静。突然。他埋头趴在桌子上。阖眸。他的身体。突然开始隐隐作痛。疼痛感让他弓起背蜷缩在一起。紧闭着的双眸。其身体微微颤抖。让人看了都觉得痛苦不已。

庞统艰难的抬起头看着一旁熬制的龙角。抬起手似乎准备食用。却又忽然放弃的垂下臂膀。疼痛忽然又加重了几分。庞统不免发出几分隐忍却溢出嘴角的轻哼声。

许久。那疼痛感才停止消失。而庞统也无力的趴在桌子上。因这隐忍。他用去了太多力气了。

“龙角熬制的解药吗…啧…”

阖眸沉沉睡去。这是他最后说出的话语

【龙凤/亮统】古风。神兽。复仇

大概也可以看做亮亮的复仇恋爱之路。


这个脑洞很早之前就有。一直没写。就懒了。。。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前言


痛苦的悲鸣声带着哭喊声交错喧杂。早已没了生气的双眸呆呆的看着前方。他的身上衣物早已被血流沾染的血红。无力的躺在街上。头顶被割断的龙角。以及身后幸免遭受迫害的龙尾才能猜测出他的身份——龙族。


两旁躺在地上的尸首数不尽多少。只知。这是一场屠杀。一场冷酷无情的屠杀。

天空被那燃起得大火照的通红。幸运错过下来的人四散逃离。


大火在这地方烧的太久了。原本辉煌威风的房屋构造早已看不出。至于那天都看不下去了。下了大雨。这才止住了这场罪孽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严密的地牢中。把守牢房的守卫坐在一旁座椅上闲情喝酒。醉醺醺的姿态。不时打个饱嗝。眼眸早已被酒雾遮挡的朦胧。也眯成一条细缝。脸颊上还因酒水些许泛红了。说出的话语都带着一股酒气


“知道吗!这次屠龙拿了不少宝贝。尤其是那龙角!老值钱了。还好看的不行。要是拿一个回去。不得过上滋润日子!”


另一个守卫看了他一样。不屑的神情毫不掩盖。或许是醉酒的原因。竟也不知可不可说。便直言抱怨

“还滋润日子?你可不知。那龙角都是拿去给凤族小皇子治病的!也不知是何怪病。竟要这奇怪药方。总之那龙族。可怜的厉害!最后。啧。竟然只留了龙族皇子的命。可怜极了”


那人听了这话。脸上不禁显露出几分怜悯之色。而后又将那酒倒满递上。

“管别人。还不如想想自己!如今这凤族。越来越腐败。迟早要灭亡啊!”


于其深处。重守牢房里。一位蓝发的青年坐在石床上。头顶还未长成的龙角些许稚嫩了。以及身后无力垂下的龙尾。已经足够证明这主人的身份了。毕竟。这龙族。只剩下他一人了啊…



(1)

他从未想过竟然会经历这种事情。面对这种情景。身处这种状况。原本辉煌于一时的龙族竟然于几日没灰飞烟灭。成了空气中寻之不回的土尘。消散在空气中。


而他。作为一个原本不抱有存活下来的想法的龙。竟然被可笑的饶了性命。还被带回关押起来。此时的他已经不去关注生死了。对于家族的屠杀。一个青年的他来说。失去带来的压力还是太过于巨大了。


他的双眸没有了神色。恰似一个死人。却有着活人般的呼吸。任任何人看了。都会升起几分怜悯之心。


杂乱而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将这人从悲伤的海域中拉回到现实。他只是无力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些人。这些皇室贵族。这些屠杀了他们族人。手上沾满自己族人鲜血的贵族。如今面对着他们。他自己竟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报仇。反而。像是个罕见事物被围观。想到这些。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。


“诸葛亮。字孔明。龙族皇子。唯一血脉”

眼前站着的人一个字一个字的确认。似是专门寻着他来的般。这不由得让诸葛亮提起几分警惕。那人顿了顿。似乎在等待诸葛亮的确认。但他却无动于衷。似乎说的不是他一般。

一旁的守卫似乎是看急了便替代了诸葛亮的回答

“是是是。是他。龙族。蓝眸。龙尾龙角。纯血种”说着还搭上假惺惺的笑容。原本因被冷漠有些不耐烦的贵族被这回答带去了思绪。似乎对于这确认的回答。其余的事毫不重要一般。他点了点头。转身离开。不忘抬手指挥跟来的下人。

“带走。凤族皇子求见”

【元歌/圆鸽】

线稿:本人

涂色:潮之希 @潮之希 


发型临摹自《王者萌萌假日》